我的外公

点击领取高中全科视频
极简物理辅导书籍上市!欢迎点击购买

一直就想写一篇关于外公的文章,可就是不知道怎么写,他既没有明显上为国家做出很大贡献,也没要可以在世间显摆的特长,他只是和其他广大劳动农民一样,一辈子守着几亩地一座山,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勤劳的干着活,养大了一堆儿女,最后安详无声的离去,既然这样,这篇文章就用最简谱的叙事方式写吧。

外公去世于今年(2017)阳历一月八日早上五点半,那时天很冷,风很大,我还在睡梦中,被父亲叫醒,说大姨夫打电话来了,说外公快不行了,叫我们赶快过去,那时我是有点不相信的,因为就在那天晚上九点左右,我指着大姨夫,逗着问外公,说他是谁,他一下就知道是大姨夫,我调皮说不是,他还伸出手来想打我,很难让我相信才几个小时就不行了,父亲骑着摩托车带着我急忙往外公家赶,这段我非常熟悉的路程,这次让我感到异常漫长和陌生,一路非常寂静,感到很冷,风很大,思绪不断。当看到外公家灯火通明、人员聚集,听到哭声、闹声、议论声,我就知道,外公去世了,走进房间,看到外公躺着床上,外婆、大姨、我妈、小姨在一旁撕心裂肺的哭,那时我强忍着没哭,因为我不想让外婆看到我哭,从那时起,我就知道,陪伴了我近二十年的外公去世了。

外公一生劳苦,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我从一岁零一个月起就在外公外婆家,一直到我读高二时才回到自己家,在这漫长重要的过程中,外公冲当了我严父的角色,

农村长大的孩子天性贪玩、捣乱、不爱学习,我也不例外,加上在外公外婆家,更是什么事都干,为了弄到别人家的花种,爬人家院子去偷;为了得到墙内鸟窝,硬是爬到人家楼上砸一个洞;为了拥有更多的弹珠,总是和人打架。这样的我不知道被外公追着打过多少次,每次考试都比邻家孩子低,每周作业都是外公逼着做,每次拿成绩单看着其他孩子有奖状而我没有,外公一次一次叫我好好学习,他说这样以后才会有个好工作,不会这么天天和泥土打交道。

在读小学初中的时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一天的作息:每天清早,他都会抽一根烟,咳嗽着起来,然后牵着小黄牛外出,将牛喂饱后回家吃早饭,吃完早饭后就外出田地里干农活,吃午饭的时候回家,吃完午饭后小睡一会,然后就上山砍柴,直到傍晚回家;这就是他几十年的生活作息,单调而又平凡,如果是周末,他一定会带我去砍柴,为此,我不知道心里骂了他多少回,每到大规模干农活的时候,如割油菜、插秧、收割水稻、摘花生、摘棉花等,也是我最厌恶的时候,因为这不仅耽误了我玩的时间,还让我干不喜欢的事情,又脏又累,我要是不干,肯定要被追着打的;每次插秧时,外公负责拔秧苗,好几次我也去拔秧苗,结果一腿的蚂蟥,吓的再也不去拔了,我惊讶的看着外公一条一条把蚂蟥从脚上扯下来,一点事都没有;割稻谷时,经常和外公比赛,每次我都输;打稻谷时,外公负责“淘稻谷”(就是把谷粒和枝叶分开),每次打完稻谷,他嘴上、鼻子、脸上、身上都是谷灰,引的我每次都笑;读小学时的我和外公晚上经常下象棋,那时我经常输,他没事就要我和他下,我是很不情愿的,即耽误我看电视,还让我一直输,多没面子,到我读初中时,下棋我赢的多,变得我主动找他下棋,最后他不跟我下了,一直推辞说不跟小孩子下。读高中时,每半个月回一次家,回家不需要干农活了,也不需要上山砍柴和田地里干活了,他也不在天天叫我学习了,也不追着打我了,可能是在学校好日子过过头了,或者不习惯了,每次我都要求和外公去山上和田野干活,那时他生活作息还是和以前一样。

可到了最近三四年,他身体每况愈下,一直在吃药,长期吸烟引起肺部严重问题,一直咳嗽不停,以前我每次叫他不要吸烟,不要吸烟,但他说抽了几十年是戒不掉了,慢慢的我就叫他少抽点烟,后来听外婆说,他本来是不抽烟的,在集体修水库的时候,看到别人可以借抽烟休息来偷懒,然后也就跟着抽烟了,一直抽到现在,在2015年时,外公病情有点恶化,咳血,不能再干活了,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去医院治疗,每次都带回大量的药,病情时好时坏,不过那时走没问题,头脑很清晰,我现在依然清晰的记得那年一个催人的情景:在那一年春节,外公依然要我带他去他大姐姐家送节(外公每年都要我带他去送节),那时他姐姐体弱多病,常年在床上,到大姑妈家时,一片凄凉,家里只有她一个人,躺在床上,外公见到她时,哽咽的说:“姐姐,我来了”,听到外公的声音,她艰难的从床上坐了起来,说:“你来干嘛啊,你自己身体本来就不好”。我清晰的记得那时外公流下了眼泪,说,“你是我姐姐,我肯定要来”,外公在那没呆多久,一直叫她要好好保重身体,身体最重要,最后外公给了大姑妈几十块钱,叫大姑妈买点好吃的,外公湿漉着眼睛叫我带他离开了,我知道,外公知道这很可能是他们姐弟之间最后一次见面了,事实上这就是他们姐弟最后的一次见面,在那一年,大姑妈去世了,外公因重病在医院治疗,无法参加他姐姐的葬礼,我根本体会不到外公在医院知道姐姐去世消息的那种悲痛无奈的心情。

也是在这一年(2015),外公病情不断加重,住院越来越频繁,住院时间越来越长,在这年冬季,病情变的非常严重,一直带着氧气瓶和心电图,有几次差点窒息,我们都以为他是熬不过这个冬天了,但他熬过了,在家过了自己在人世间最后一个年,在这年冬天,我一个人在医院照顾了外公几天,我经常用电脑放他喜欢的电视,像《隋唐英雄传》《亮剑》《封神榜》等,开始他蛮喜欢看的,慢慢就不看了,我发现,那时虽然他眼睛很不好,但他听觉非常好,只要一有人来病房或经过病房,他立马就知道,还有就是他非常唠叨,总是缠着人和他说话,我想,那时他心灵是非常孤寂的吧。

过了这个年后,就到了2016年了,这一年注定是发生事的一年,在天气还暖和的时候,外公身体虽然还比较虚弱,每个月有一半时间在医院治疗,但在家还可以自己下床外出走走(扶着拐棍),还可以吃比较多的饭,头脑较清晰,这样的状况一直维持到了秋天,但一到秋天,病情进一步加重,不能下床,吃饭很少且要喂,咳血加重,痰总是堵在咽喉,外公最后一次去医院是坐着救护车去的,经医生检查,发现现在不光是肺部问题,其他器官也有严重问题,那时的外公除了头脑偶尔比较清醒外,其他部位已经完全不能自理了,在医院打了十几天吊瓶后,在大舅舅的同意下,外公回了家,几天后,外公去世,享年81岁。

外公的葬礼上,他的小姐姐(小姑妈)哭着来了,一个八旬老人,对着棺木痛哭,撕心裂肺,面对人世的无奈悲痛,她心中的痛处是形容不了的,外公兄弟姐妹五人,最后只剩下小姑妈一个。

外公的一生是平凡的、劳苦的、多灾的,他经历了”抗日解放战争”、“三大改造”、“大跃进”、“三年饥荒”、“文化大革命”、“改革开放”、“计划生育”,还没好好享受现代化生活就离去了,最后,外孙希望在你去的那个地方,不再有人世间疾苦。


刘叔的公众号
高中物理知识点总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