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羞草的故事

点击领取高中全科视频
极简物理辅导书籍上市!欢迎点击购买

最近两年,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习惯读读想想写写,脑袋总会想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比如关乎生死、生活、人、大自然等等,尤其当我心情糟糕的时候,想这种问题就越频繁,写这篇文章也是心情不好,最近老是失眠,想一些问题,不想去自习室,不想看书,不想被固定的模式给绑着,这篇文章本来是不想写的,因为它会让我感到自卑、无力、尴尬,但回头想想也没必要,青春本来就是拿来浪费和挥霍的,但需要保留,留下曾经的回忆,还有就是相信写出来心情肯定会好一点。

既然我写出来了,说明已经想通。

这篇文章可以和我14年写的一篇叫无题(下面点击“阅读原文”有)的文章为姊妹篇,讲着同样的事,同样的人,虽然情节有所不同,但结果一样。

在今年大概三月份的时候,她忽然qq发一条消息给我:你也考同济大学?

当时看到她发消息给我,我是非常惊讶的,因为自从14年以后到现在我们根本没联系过,只是在上课时不得不见面,根本没聊过天和说过话。当时我回了一句说没有,说只是填学校时不知填哪一个,脑袋只有一个同济大学,所以就填了。然后我们就聊了一些考研和生活的事,最后聊天结束时她说了一句:如果你考研的话,一定要将学校说给我听,我当时回答一定一定。现在想想,我当时是一种怎样的心态和心情,很难说,最多的可能是我想着还是有希望追到她的,她都主动联系我了,还叫我一定告诉她考研的学校,当时心情是异常的激动。

从那时的以后几天,我天天查学校、专业,找到后就很高兴的马上告诉她,也从那时以后,我天天晚上缠着她聊天,什么都聊,聊学习、聊爱好、聊每天的事、聊心情等,也从那时以后,班上只要有表现的机会,我会尽量的去表现,在这过程中我向她提出过交往,她回答是没想过这种问题,也向她提过一起看电影,她回答说太快了,不适应。这过程中我忽略一件很重要的事,本来在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我当时硬是没看出来,即使有时看出来了也想着不会的,就是她从来没有主动为找我聊天而聊天,有几次主动找我聊天,也是为了要我帮忙的一些小事,还有就是聊天的过程中,主动的几乎全部是我,都是我问她答。一直这样到了六月份,在六月一日的下午,她忽然发消息跟我说晚上有事找我聊天,当时即高兴,又不安,因为我大概可以猜到她找我聊天内容的几种可能,好激动的我当时还将可能性写了下来:第一种是她答应跟我交往,但肯定有限制条件,比如先一起考研,考完研后在确定关系;第二种是她委婉的拒绝了我,我们不合适,然后说我人真的很好;第三种是感谢我来了,因为在前一天班上竞选预备党员过程中,没几个人投她票,我投了她一票。当时认为第三种可能性最大,到了晚上大概十点,她主动找我聊天,这次和她聊了好久,可能是和她聊天以来打字最多的一次,结果和我第一种猜测的差不多,她在询问我投她票时有没有犹豫之后答应和我交往(在这过程中我花很长时间去解释不存在犹豫这个概念,现在想想好荒谬),当时她说了几个条件,一是以后上课时尽量不要看着她,因为怕尴尬;二是这次考完期末试后谈,因为不想影响考试;三是正式公开交往在考完研以后,主要是考虑到不想耽误考研,这对我来说跟本不是条件,直接答应了,所以在这以后的一个月里,我们像以前一样,上课还是平常同学,晚上还是聊天,但聊天的状态还是和以前一样,我不主动联系她,他也不联系我,一般每次聊天都会很晚,她说她太忙了,有家教和洗澡洗衣服,一般聊天时间是晚上十一点,因为要睡觉,聊的并不多,一般就几句晚安类的话,我印象中只有两次她主动联系过我,一次是她等车时,一次是她家教完发了工资时。

当六月份过完后,我们期末考试也快考完,在考完最后一门后,我发了一个qq信息给她,说一起去看场电影,那一天她没回我,我很是郁闷,那时我彻底清醒明白了,其实这一个月来我一直在怀疑她到底是不是真的答应和我交往,但每次我都很努力的很自信的说是的,虽然我知道是在自欺欺人,但我更愿意相信是真的。因为不想在学校呆,那天我买了另一天早上回家的票,那时江南到处在下大雨,很多火车晚点或停运,我那辆火车也晚点了,在火车站等了三个小时后,火车还没来,我就没回家,又回到寝室了,那天傍晚,我感觉有必要和她说清楚一些事,但我还是抱有一丝希望的发了一条qq信息给她:说晚上一起去看电影,她当时回复我说可不可以不去,我当时也回了一句我可不可以说不可以,然后她说了一句我很郁闷的话,你可以先叫别的女孩子去,如果有人去的话。当时我感觉这样聊下去会非常尴尬,就故意换了一个话题去聊,然后没聊几句就没聊了,到了晚上后我再一次找了她聊天,我知道这可能是最后一次了,我一定要问清楚一些事情,虽然结果我知道,这次聊天是聊的最多的一次,也是打字打的最多的一次,我问了她忽然答应我和我交往是因为感激我投了她一票还是因为其他的,她的回答是:她觉得那时候她特别可怜,我投了她一票,她觉得挺感激的,想了很久还是答应了,觉得是可以慢慢培养的,她说她很怕谈,也没有想谈。我说可以等考完研以后我们再看,她说她不想耽误我,做朋友好。最后我说就做好朋友吧,免得以后见面尴尬,那时为了缓解尴尬,我还问了一个问题:你知道我们聊天时哪个词用的频率最高吗?她说是“拜”字,我说“恩”字。

她只想要我对她的好,也不太信任我,有时候我过于包容(已经到了荒谬程度),也不善于说一些话(以后也不会)。

不要相信网络社交,在文字和表情用的泛滥的年代,很难分清楚什么是什么。

最后我们还是朋友,好朋友,大学同学,以后也是。

 

时间:2016年7月14日

                                         天气晴


刘叔的公众号
高中物理知识点总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